台积电美国工厂项目引发内部质疑

439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2771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7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作为全球最大的先进计算机芯片制造商,台湾积体电路制造公司正在升级和扩建位于亚利桑那州的新厂,承诺帮助美国迈向更自主的科技未来。

但在该公司的一些人看来,这个耗资400亿美元的项目则是另一回事:一个糟糕的商业决策。

根据对11名台积电员工的采访,这家台湾芯片制造商对其美国工厂的内部质疑越来越多。因为不能公开谈及此事,这些员工均要求匿名。许多员工表示,该项目可能会分散对研发的关注,而这正是该公司长期以来的竞争力所在。一些人还说,因为可能存在文化冲突,他们对移居美国犹豫不决。

这些人的担忧凸显了台积电的棘手处境,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该公司的产品驱动着从手机到汽车再到导弹的一切,掌握了令人梦寐以求的专有技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但随着美中对技术主导地位的争夺不断加剧,台积电试图对冲风险,却发现其举措正在制造新的紧张。

台积电在菲尼克斯北部郊区扩建工厂,旨在将先进微芯片生产带到美国,避开与中国的任何潜在对峙。然而这一努力引发了内部担忧,高昂的成本和管理上的挑战表明,将人类有史以来最复杂的制造工艺之一移植到地球另一端是极其困难的。

台积电亚利桑那工厂背负着必须成功的巨大压力。失败意味着美国培育先进芯片制造业的努力受挫,这一行业在几十年前就已大部分转移亚洲,而台积电要对一家无法生产足够可用芯片的工厂投入无数资金,得不偿失。

台积电美国工厂项目引发内部质疑

台积电最初承诺向亚利桑那项目投资120亿美元,在去年又增加到400亿美元。

“从商业角度看,台积电在美国的投资完全不合理,”曾做过科技分析师的柯克兰资本董事长杨应超(Kirk Yang)表示,他给出的理由是成本高昂。他还说,台积电可能是出于政治考虑被迫在美国设厂,但“到目前为止,菲尼克斯项目对台积电或台湾的好处是微乎其微的”。

在近年来全球对芯片生产地缘政治的担忧日益加深之际,亚利桑那项目是台积电对相关忧虑的首次重大让步,这种担忧一定程度上源于中国对台湾的敌对姿态和芯片短缺的出现。

这家芯片巨头多年来将大部分工厂设在台湾,目前也在日本修建厂房。据两位知情人透露,欧洲政策制定者已经出台了吸引台积电建厂的项目,公司正处于就建厂事宜做出决定的最后阶段。

台积电发言人高孟华没有直接回应对于投资亚利桑那的内部担忧。但她在电子邮件中声明,在美建厂的决定基于多种因素,包括客户需求、市场机遇和挖掘全球人才的机会。

高孟华还表示,台积电正在加强员工培训,帮助海外人才融入集团文化。她说,公司将“积极倾听意见,并在需要时做好改变的准备”。

台积电美国工厂项目引发内部质疑

芯片由像这样的硅片制成,这项基本技术可为电脑、冰箱、手机等许多其他物品提供动力。

台积电于2020年5月宣布在亚利桑那州建厂,最初承诺投入120亿美元。去年12月,该公司将投资增加到400亿美元,并计划用更先进的——虽然不是最先进的——芯片制造技术升级工厂。预计该工厂将于2024年开始生产微芯片,公司表示稍后将在该地增设第二家工厂。

项目面临着挑战。在上个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台积电表示,受人力开支、许可证、合规性和通货膨胀的影响,美国的建设成本可能至少是台湾的四倍。台积电首席财务官黄仁昭表示,美国建厂投资可能会损害台积电今年的盈利能力。

“台积电认识到台湾晶圆厂与海外晶圆厂之间存在成本差距,”高孟华说。她还说,公司仍预计长期毛利率强劲。

台积电还需要附近的供应商为亚利桑那工厂提供原材料、设备和关键部件。然而,一些试图参与的供应商表示,他们遇到了人力困难和高成本。

化学品供应商长春亚利桑那投资3亿美元在亚利桑那州卡萨格兰德建厂,距离菲尼克斯约一小时车程,其总裁凯文·苏表示,这里的建造成本是台湾的10倍。他说,成本高是因为对美国法规和建筑许可不够熟悉,以及生产材料供应不足。

台积电美国工厂项目引发内部质疑

站在台湾台南的一家台积电工厂外的美国员工。 一些台湾员工表示,他们担心与美国员工的文化差异。

这家台湾芯片巨头的工程和建筑承包商中鼎集团的董事长杨宗兴表示,亚利桑那工厂的建设成本“远远超出”他的客户的预期。他说,除了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之外,这家芯片制造商还在与英特尔竞争——后者也在亚利桑那州扩张——争夺技术工人和建筑设备。

“我们一开始报报价的时候,客户回答说:‘你疯了吗?’但事实就是这样,”杨宗兴说。

一些台积电工程师表示,亚利桑那工厂的美国和台湾员工融合问题让他们担心。他们说,在台湾,工程师工作时间长,周末轮班,开玩笑说他们在“卖肝”为芯片制造商工作。他们说,美国员工可能不太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

去年离开台积电的工程师韦恩·邱表示,他曾考虑过加入该公司的海外扩张计划,但他意识到有可能不得不替美国员工收拾他们未完成的工作,便失去了兴趣。

“晶圆制造最困难的不是技术,”他说。“最难的是人事管理。美国人在这方面做得最差,因为美国人是最难管理的。”

培训美国工程师的三名台积电员工表示,很难让他们做到标准化。他们说,台湾工人二话不说就会去照做,但美国员工向经理提出挑战,质疑是否有更好的方法。

亚利桑那州台积电的一位工程师说,一些美国人在分配多项任务时表现不佳,有时会拒绝接受新任务,而不是更加努力地完成所有任务。八名员工表示,台湾员工认为在菲尼克斯工作的人将承担比美国同事更大的责任。

台积电美国工厂项目引发内部质疑

台南芯片厂。台积电创始人过去曾表示,台湾为公司提供了美国无法比拟的优势。

台积电20多年前的第一笔美国投资,也具有警示意义。

1990年代后期,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推行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海外扩张计划,并在华盛顿州创建了芯片制造子公司Wafer Tech。张忠谋去年在布鲁金斯学会的播客中说,尽管承诺在那里建立多家工厂,但在经历了包括高成本和熟练劳动力短缺在内的“一系列出乎意料的糟糕经历”后,他在建成第一个工厂后停了下来。

张忠谋曾质疑美国重塑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的努力,他在2021年的一个公开论坛上表示,台积电成功背后的台湾优势无法在美国复制。

在布鲁金斯学会的播客中,他还指出,美国政府根据CHIPS法案指定的520亿美元补贴不足以启动该行业。CHIPS法案是一项旨在刺激国内先进芯片生产的联邦资助计划。他称之为“徒劳无益的昂贵实践”。

但在台积电去年12月宣布扩建菲尼克斯工厂时,张忠谋似乎改变了想法。他说,这一次,公司“准备得更充分”。

在给《纽约时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张忠谋表示,他坚持他在去年播客和12月在亚利桑那州举行的活动中的言论。他拒绝进一步置评。

台积电美国工厂项目引发内部质疑

“晶圆制造最难的不是技术,”前台积电员韦恩·邱说。 “最难的是人事管理。”

John Liu于2021年加入时报,负责报道中国新闻。此前他在《缅甸时报》任记者,并为国际新闻机构报道台湾方面的新闻。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JohnLiuNN。

孟建国(Paul Mozur)是时报科技记者。他主要报道亚洲科技和地缘政治的交叉议题。他曾两次入围普利策奖。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paulmozur

正文完
 
World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World 2023-02-24发表,共计2771字。
转载说明:此文章非本站原创文章,若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转载授权。
评论(没有评论)